猫柒染

三尺醒木拍案,满堂听客惊叹。

平生最怕两样。

一个是癞蛤蟆,一个是怕黑。

 

还在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从老师家补课回家,农村的小路,没有路灯。

夏天的夜晚,田埂上时不时会有蛇窜出来。

 

我走得胆战心惊,期盼奶奶今天能快点来接我。

看到奶奶的时候,不由得胆大了些,加快了脚步,殊不知踩到了一块“泥巴”,还有些湿湿软软,心里好笑自己紧张过头,抬脚准备踢开。

 

这时候“泥巴”突然动起来,再看已经爬入草丛不见踪影。

我打了个冷战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刚才的那个触觉变得恶心难耐。

从此,看到青蛙也会尖叫。

 

怕黑倒是从小的毛病,不敢一个人进没开灯的屋子,走夜路总是要频频回头。

老妈说过无数次,但改不了。

总觉得会有什么危险的怪物藏在暗处伺机而动。

 

还记得以前看柯南,总是在看到死人的时候惊得一身鸡皮疙瘩,大叫着跑出去抱着奶奶,也不说什么事儿。过一会儿又跑回去看案子破了没╮(﹀_﹀)╭

 

拿自己没办法。

喜欢看恐怖片,看完又不敢一个人睡,开着灯也害怕。

比起黑暗,惨白的灯光下那种死一样的安静更让人心悸。

如果有个人睡在我身边,即使轻微的呼吸声,这么低的存在感也会很安心。

 

很小的时候,奶奶会给我这样的心安。

现在,奶奶安静的睡在我身边,我反而更害怕。

时不时要回头看看她还在不在。

 

大概年纪大了,生命慢慢的流失,存在感也会慢慢变淡。

常常睡着睡着就惊醒,看看她是不是还好好的睡在我身边。


 
标签: 随笔 南京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猫柒染 | Powered by LOFTER